娱乐
昨天去电影院看了《姜子牙》,这部电影很久之前我就在豆瓣上标记了“想看”,这次也算是给这份期待划上一个句号。 

昨天去电影院看了《姜子牙》,这部电影很久之前我就在豆瓣上标记了“想看”,这次也算是给这份期待划上一个句号。


《姜子牙》在网上的评分两极分化较为严重,在评分一向严苛的豆瓣上,也只有7分,比《哪吒》的8.4分低了许多。


或许是这7分基础分,导致我在看《姜子牙》的时候并没有抱着很大的期望。


但看完之后,我觉得《姜子牙》是一部被大多数人低估了的电影。


首先,《姜子牙》的画面是目前我看过的国产动画电影里最好的一部,开场的打斗画面之优美,足以说明制作团队的野心。


其次,《姜子牙》的故事立意我觉得是比《哪吒》要高的。


如果说《哪吒》还在单纯地思索反抗到底是什么,还是一部老少咸宜的儿童电影。


那么《姜子牙》就是一个单纯说给成年人的故事,一个关于理想国破碎的黑暗故事。


当你发现原来自己一直被欺骗,被当成棋子受人摆布时,你是奋起反抗还是选择继续活在谎言之中?


威权用谎言把善心变成武器,原本自己一直坚定不移的正义信念,其实只是在保护上位者的一己私利而已。


《姜子牙》人物的政治悲剧内核,其实已经很明显了。


电影中,姜尚选择了反抗,选择遵循自己内心的准则,打碎自己的内心然后重建。


所以说,整个故事在立意上,是要高于《哪吒》许多的。


因为《姜子牙》在对于反抗意义的探究中,比《哪吒》探讨的更为深远。


但节奏的混乱和故事的囫囵吞枣是《姜子牙》最大的弊病。


在好几处,我都感觉过渡的太快了,甚至可以说是没有过渡。


这导致了整个故事节奏上的混乱,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时候,我就感觉《姜子牙》一定被删减了很多段落。


事后一查,果真如此。


导演程腾表示,原版的《姜子牙》有200分钟,但最后为了过审,只剩下110分钟,足足不见了90分钟。


将一个原本完整的故事生生砍去大半,故事能看起来不混乱才是有鬼了。


为了避开宗教审查,姜子牙的师父元始天尊”生生变成了“师尊”。


很遗憾,我们现在无法看到三小时版本的《姜子牙》。但我相信,只要把混乱的节奏填补上,让姜尚把想讲的话讲出来,这部电影绝对比现在要好得多。


至于一些批评者说,《姜子牙》只是在探讨一个假大空的“电车难题”,我就觉得这些人看得浅了。


“电车难题”是伦理学最为有名的悖论题目之一,它是由哲学家Philippa Foot提出的比较对社会功利学的一种反驳,大概是说:


一个疯子把五个无辜的人绑在电车轨道上。一辆失控的电车朝他们驶来,并且片刻后就要碾压到他们。幸运的是,你可以拉一个拉杆,让电车开到另一条轨道上。然而问题在于,那个疯子在另一个电车轨道上也绑了一个人。考虑以上状况,你是否应拉拉杆?


如果《姜子牙》是在探讨“电车难题”那么这部电影的确是不合格的。


姜子牙所提出的“一人不救何以救苍生?”看似是一道“电车难题”,但我们故事不能只看一半,你得把故事看完。


电影中,师尊哄骗九尾,利用姜子牙发动了推翻商朝的军事战争,声称是“为了苍生”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

但真相是,战争后的大地满目疮痍,遍地荒凉。


众神和姜子牙活在一个大义凛然绝对正确且不容置疑的环境中。


所谓的“电车难题”也是师尊欺骗姜子牙所造成的一个道德困境。反抗思想枷锁,我想才是这部电影真正想表达的故事内核。


《姜子牙》的评分很低,主创团队在网上也受到了一些质疑,部分人怀疑这只是几个文青在暗喻、暗讽一些什么东西。


说实话,在当前这样的话语环境下,看似百花齐放,其实都只是一家之言。


我们已经可悲到连一部动画电影的尺度都只能是这样了吗?


电影人可悲,小心翼翼地试探底线,其内核除了悲哀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形容词。


我从小就是漫画和中国动画的粉丝,以前,在看到日本动画,接连出现佳作时,我总会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气愤。


但长大后,我反而不觉得生气,只是觉得悲哀。


在我看来,电影和动画从来就不仅仅只是用作娱乐。


他可以反思、记录,并且有很高的艺术价值。
但到了我们这,似乎无论哪种文化,都只能拿来做娱乐用。
电影人或作家产出了一部好作品,还要被怀疑是在“给西方递刀子”,最后只能傻笑几声,娱乐娱乐大众。
所以,我十分认可《姜子牙》的内核。
当姜尚喊出那句:
“是神,是妖,是人,不可欺,不可操控,不可不救。”
我知道,这句话才是这部电影真正的故事内核。

热点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