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
“通常来说,主流社会都会觉得我们是弱势群体的一员,你想想我们年轻的时候,为了生活,被迫隐藏,自己有异于常人的性取向,有时为了家庭、父母,为了前途而被迫结婚,做了同志圈中所谓的“直人”,好不容易捱到晚年,父母离世,老伴先行,儿孙绕膝,但我们都不能做回自己……”

“通常来说,主流社会都会觉得我们是弱势群体的一员,你想想我们年轻的时候,为了生活,被迫隐藏,自己有异于常人的性取向,有时为了家庭、父母,为了前途而被迫结婚,做了同志圈中所谓的“直人”,好不容易捱到晚年,父母离世,老伴先行,儿孙绕膝,但我们都不能做回自己……”

《叔·叔》这部影片,讲述的就是这么一个群体,到了晚年的同志中的“直人”。

阿柏是一位出租车司机,虽然年纪大了,孩子们都劝他退休下来,过接送孙女上下学的生活,但他坚持认为自己身体还很健康,挣钱还没问题。

有一天,阿柏在公园里碰到一位老人,阿海,两人一番闲聊就熟络了起来。阿海现在跟儿子同住,已经退了休,跟妻子很早就离了婚……

熟络起来后,他们约着一起去洗澡。

跟随着昏黄的灯光和隐幽的音乐,我们才明白了:这里是专门为同志(男同性恋)准备的澡堂,阿柏和阿海他们也属于这个群体。

随着剧情的发展,我们看到了这个被隐匿的群体,孤独,不被理解,害怕别人尤其是家人异样的眼光……

没有大的波澜起伏的情节,《叔·叔》这部电影以平静语调讲述了这个隐秘群体的生活,但平静的背后,我们也看到他们波澜起伏的内心与压抑。

澡堂幽暗逼仄的房间里,昏黄的灯光下,两个不被接受和理解的老人,相互抚慰与依恋,这一幕,颇有点王家卫《春光乍泄》的味道。

而在影片最后,儿子隐约发现了他的秘密后,阿海的惊慌失措,让人不由地心疼。

其实,看这部电影,让我最深的感触,是关于老人。不只是同志这个群体,其实所有的老人,晚年都可能面临这样的问题。

从忙碌了几十年的工作中抽离,儿女们也都有自己的生活,生活一下子失去了重心,就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。人生没有了目标和方向,仿佛就剩下了漫长的等待,终点与死亡。这一段年岁,这一个群体,其实一直是被忽略的,尤其是在老龄化越来越突出的时代里,他们的问题总有一天也会是我们的问题。

有的人会选择养一只宠物,来当作寄托,也有的人会找一项爱好,融入这个爱好者的群体,但更多的人是惶惶不可面对,终日与孤独作伴。

曾听一个朋友说起,她外婆上了年纪,家里人也都该上学的上学,该打工的打工,她就会搬一个椅子坐在门口,拿上一块馒头,慢慢地啃着,常常是不知不觉,一天也就过去了。

有一段时间,早上我出门比较早,大概5点多的时候,街道上很冷,就能看到有上了年纪阿姨带着宠物狗在遛了。路上会经过一个公园,公园有一个小广场,平日里总会有一个大约六十左右的大爷在打陀螺,无论我什么时候经过,都永远能听到那鞭子抽打的声音,有时候是早上,有时候是晚上八九点,仿佛对于他,时间就跟手里的陀螺一样,转下去就够了。

在日本,这个全球公认的犯罪率非常低的国家里,近年来,涌现出一群特别的罪犯人群,他们一再小偷小摸犯罪入狱并主动要求关押,这就是“奶奶狱友”,因为相比监狱里有人陪伴和照料的生活,在外边,根本就没有人关心和看得到他们。

多么悲哀的一个现实,人类马不停蹄地追逐着幸福,却将在晚年陷入无法挽救的孤独。而我们,竟也对他们视而不见。

热点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