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
国女孩小琴,从瑞典归国后,对居所进行了一次断舍离的整理改造,丢掉不再让自己怦然心动的物件,过极简主义的生活。现代社会,相比较各种被动地被不断膨胀的欲望挤压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,主动将一些不再必须的东西剥离,给明天留出空间,这也是一种明智之举,也是断舍离的本质。 

国女孩小琴,从瑞典归国后,对居所进行了一次断舍离的整理改造,丢掉不再让自己怦然心动的物件,过极简主义的生活。

现代社会,相比较各种被动地被不断膨胀的欲望挤压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,主动将一些不再必须的东西剥离,给明天留出空间,这也是一种明智之举,也是断舍离的本质。

当然,每一个断舍离的背后,都有着不堪重负的往事。把不再属于今天和明天的东西丢掉,需要勇气,更需要时间,这个过程,就像一场坐着时光机的旅行,当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看待曾经发生的故事,时间的线性感被削弱,人生的意义也会被更加严肃地对待,泰国电影《时光机》其实就是这么一个故事。

“这种事我见的多了,房子还没翻新,家庭就先决裂了,你会抹去全家所有的过去,你想要极简的斯德哥尔摩风,有问过住在这里的泰国人吗?”

影片一开始,小琴的设计师阿萍就直截了当地指出了她会遭遇的问题。毕竟,不是谁都能接受这种极简主义这种风格的。

“空成这样是有病啊”,妈妈的一句话就将小琴噎到了无语。

还好,作为同龄人的哥哥对待新事物的态度还比较友好,小琴一番游说之下,“老一辈为什么总是不敢改变啊,这是我们的时代了哎”,哥哥也终于同意了。妈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管他们的折腾了。

于是,他们将住了几十年的家翻了个底朝天,从儿时的作业本到朋友送的生日礼物,到占空间的纸质书籍,及往来信件,都一件件丢进了垃圾袋。

这个过程,当然有不舍,从收垃圾的师傅那里又一袋袋地追了回来;

当然有不解,阿萍对小琴丢了自己送的礼物的行为感到很伤心生气,好长一段时间不愿理她;

最难的,还是面对前男友和那段久久不能释怀的情感……

小琴一边说着“丢掉吧,感情用事只会带来麻烦”,一边忍不住跑上门把以前对方送的相机送还。

“很抱歉我搬到了那里之后就音讯全无,你寄电邮给我时,我看到了电邮,可是……我不想回。我不想知道接下来会怎样?所以我把你屏蔽掉,从好友列表删除,就是,我当时认为,既然我觉得你不是我的真命天子,那就是你的事,不关我的事,我为何该为其他人的感觉负责,我只是,选择了对我来说最正确、最好的路……”

面对小琴的道歉,安哥显得很淡然。

只不过这种表面上的风轻云淡之下,不知经历了多少的伤害、挣扎与失落。

在得知安哥的母亲去世的消息后,小琴问,“你为什么不联络我?”

安哥说,“我得放下过去,我得靠自己,我不该联络你……我得靠自己继续前进,我已经走到尽头了。”

可是,因为小琴的出现,安哥与现在的女友小蜜还是分了手。

小琴急忙找上门劝阻安哥,以下的这段对白可谓真的是体察入微了,不声不响、绵里藏针的对白,就活活将分手男女们的情感纠缠,一针见血直指本质。

安哥:“你是为你自己吧,你为了自己才把东西还给我,你为了自己才向我道歉,你为了自己才想帮助我跟小蜜复合,这样你才能毫无愧疚地甩了我,小琴,说真的,你来道歉时,我很生气,感觉就像是,道歉之后就不必负责了,所以我只好原谅你,对吧?如果我不原谅你,就是我的问题,就不再是你的问题了,仿佛,你把所有的罪恶感,全部加诸于我身上,然后你一走了之……”

小琴:“我道歉是因为我真的在乎你……”

安哥:“那就不要道歉,去一辈子承受你的罪恶感啊,别逃避啊,你办得到吗?”

小琴:“我,一切都过去了,你就不能释怀吗?”

安哥:“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,你就会知道说时容易做时难,你真的爱过别人吗?”

安哥:“小琴,只要你承认你很自私,继续去过你的人生就好,不用担心,每个人都是这样,都必须选择对自己最好的事物,我们看见想看见的,记得想记得的,不过就是这样,继续去过你的生活吧”

所谓的爱情和人性,都在这里了,但事实不就如此吗?伤害过后,再无原谅。既然自私,那就也将自私进行到底,就干脆真实一些,诚实一些,又何尝不可?

安哥的指责无可厚非,但其实,这背后也是有一些深层次的原因的。

关于那架老钢琴。

那是将他们抛弃的父亲的。

小琴一家人一直无法面对这件往事,但是这一次,她下定了决心,背着妈妈,偷偷地将那架钢琴卖掉,尽管后来面对妈妈歇斯底里的呼喊和“你和你爸一样自私”灵魂指责,她也没有动然。

热点推荐